为了避免找不到天天撸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 nbo88.com ☆ 7788o.com ☆ kk3188.com ☆ zz889.com☆ 7777eee.com◆日日撸天天更新,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配合的老师》-- - 老师小说 -
「你太离谱了!」薛宾敲着桌子,「上班时间干私活我就不说什么了,我花钱雇你来不是让你写黄书的!」   「哼!」站在薛宾对面,菠菜抬眼看着自己的头儿,「我又没耽误工作。」「你说你一个女人……」薛宾继续敲桌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随便啊。」菠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被你发现了,还能怎么样?」「你……」薛宾伸手指着菠菜,「我……」   「算了,我辞职。」菠菜很干脆地说了句,「不让你为难。」「这么就完了?」薛宾瞪着菠菜。   「还能怎么样?」菠菜笑了笑,「拿这个威胁我?以为我会跟自己写的人物一样让你玩?我才不怕,大不了你报警,写本黄书最多也就拘留两天,别当我不知道,你告诉其他人我也不怕,别跟我说你们都没看过这些东西,我就是写了怎么样?男人能写女人就不能写?不是说男女平等的吗?」「你……」薛宾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管薛宾脸色发白,菠菜出了他的办公室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面带笑容在同事的注视下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对薛宾办公室的方向喊上一句:   「老娘不伺候了。」   回到家里甩掉高跟鞋,进了卧室才发现老公吕桐正躺在床上看杂志,见菠菜回来,吕桐愣了一下:「今天挺早的啊?」   「我辞职了。」菠菜解开裙子,「从明天开始我就是家庭主妇了。」「早就该辞职。」吕桐凑过来在菠菜的腿上抹了一把,「我又不是养不起你?」「脏不脏?洗手去。」菠菜推开吕桐的手,解下胸罩扔在床上,开始脱掉自己的丝袜。   「你的咪咪又小了,老婆。」吕桐看着菠菜两个雪白的乳房。   「谁让你让我减肥的?」菠菜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乳房,「先胖的一定是腰和肚子,先减掉的一定是咪咪,你又不是不知道。」看着菠菜脱掉丝袜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吕桐一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在后面抱住菠菜的身子:「来一下!」   「又看什么了?」浑圆的乳房被吕桐握在手里,菠菜呼了口气,「等我洗个澡。」   「洗什么澡?」吕桐抱着菠菜来到窗前,扯掉菠菜的内裤,脱掉裤子把肉棒在菠菜柔软的阴唇上蹭着,「这种事别老是弄得那么正式,兴趣来了就直接干!」「那就来呀……」菠菜摇晃着屁股,白皙的肌肤在下午的阳光下闪着光,两腿之间已经是水花泛滥。   吕桐抱着菠菜的腰,把肉棒塞进菠菜又窄又紧的小穴里:「上次跟你说的那件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感受着老公阴茎在自己的身体里越进越深,菠菜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你是认真的?」   「嗯……」吕桐慢慢把肉棒从菠菜的阴道里拔出来,又一插到底,听到菠菜呻吟了一声才继续说道,「趁咱们年轻不疯狂一下,等老了想玩都没法玩了。」「你就这么想让我被别人上?」菠菜仰头的时候看见斜对面的窗户后面有人影晃动,「那里有人在看我。」   「你不是喜欢被别人看吗?」吕桐说着把菠菜的身子向前推了推,菠菜的乳房贴到玻璃上挤压成两个圆饼。   「可是万一你后悔了我就完了呀。」菠菜夹紧双腿用阴道壁死死包裹着吕桐的肉棒,喘息着道,「以后别看那些片子了,没好处的。」「还说你不想?」吕桐把肉棒在菠菜的身体里快速抽插着,嘴上也没停,「现在有人看着是不是很兴奋?」   「嗯……」菠菜的声音从鼻子里响起,「快点儿……我受不了了……」「骚老婆!」吕桐狠狠撞击着菠菜的身子,菠菜本来白嫩的肌肤开始变得有些微红,「老婆这么好的身体不给多点儿人玩实在太浪费了!」「嗯……啊……」菠菜的声音有些混乱,耸起屁股接受着吕桐的冲击,手臂按在窗户上,上身几乎完全贴着玻璃,汗滴从头上渗出来沿着长发落在窗台上,眼睛却始终紧紧盯着斜对面的窗子。   那个窗子后面,一个男人正目不转睛的望向全裸在窗前被男人抽插着的菠菜,掏出阴茎对着这边打起手枪来。   身子渐渐酥软,菠菜开始无力地依靠在玻璃上,阴道里的那根肉棒还没有停歇,插入抽出一阵火热的感觉,淫水从菠菜的身体里大量涌出来,沾湿了她和吕桐的大腿。   对面男人的精液射在窗户玻璃上的时候,吕桐的阴茎几乎同时在菠菜的身体里抽搐了几下,热乎乎的液体冲进菠菜的子宫,强烈的快感让菠菜的整个躯体振颤起来,吕桐离开菠菜身体的那一刻,白浊的精液从菠菜洞开的阴道口泌出来,在她双脚之间的地面上形成一个圆圆的白点儿。   尽管双腿仍在颤抖,菠菜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吕桐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还没让人看够?」   「你不是喜欢吗?」菠菜的声音有些微弱,「我还想要……」「我就说我自己满足不了你。」吕桐掰开菠菜的屁股,盯着菠菜湿淋淋的阴部,「我想要看你被别的男人操,想了很久了。」菠菜没有说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阴唇。   「你现在不是还想要?」吕桐又问了一句。   「是又怎么样?」菠菜转过身,「你现在有本事马上给我找个男人来?」「还真说不准?」吕桐说话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谁?」菠菜看着老公。   「外卖的。」吕桐解释道,「我叫了披萨。」   「那还不快去?」菠菜催促着吕桐,「一会儿他走了没饭吃了。」「你去!」吕桐看着菠菜。   「懒鬼!多少钱的?」菠菜伸手拿衣服被吕桐一把拦住:「就这么去……」「你玩真的?」菠菜蹙紧眉头。   「真的!」吕桐点了点头。   「行,你别后悔!」菠菜抓起钱走到客厅,在门前吸了口气,伸手握紧把手,猛地拉开房门。   门外的送货员正在继续按着门铃,见门打开张口就说道:「您的披……」看到一丝不挂的菠菜立刻再也说不下去。   菠菜挺着胸,两粒粉色的乳头随着她的动作晃动了一下,拿过送货员手里的披萨盒,把钱递到对方手里,见那个送货员还呆呆地一动不动,菠菜大声说道:   「看够了没?没见过不穿衣服的女人啊?」   听她吼叫,送货员连钱都没来得及数就飞一样地向外面跑去,菠菜一手托着披萨,一手扶着门对吕桐喊道:「看吧,吓跑了,跟你看的那些片子不一样吧?」「有种!」吕桐从卧室走到客厅,「来吃饭吧。」「不是想让我被别的男人看吗?」菠菜还是站在门口,「我就这么站着,谁过来都能看到,这下你满意了吧?」   菠菜的家在这层楼的一头,除了对面的那一户人家这里通常都不会有人来,吕桐瞥了一眼:「那你就在那儿呆着,我倒是挺喜欢的。」「喜欢戴绿帽子……」菠菜瞪着吕桐,「满足你!」话刚出口,楼道转角忽然走过一个男人,来到对面的房门前拿钥匙开门,发觉菠菜家的门开着,那个男人转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钥匙「哗啦」一声掉在地上。   「好看吗?」菠菜把赤裸的身子对着慌乱捡钥匙的男人,分开双腿抵在房门的两旁,稀疏的阴毛下面两片阴唇下垂着微微颤动。   「好……好看……」男人拿起钥匙打开门,结结巴巴说了一句就连忙闪进门内关好了自家的房门,不过菠菜还是很清楚地看到门镜后面的影子,想必是那个男人正站在门后窥视着自己的身子。   「没戏了吧?」菠菜摔上门来到吕桐的面前,打开披萨,「吃饭!」「真有你的,服了。」吕桐抓起一块披萨塞进嘴里,「要是刚才那个男人冲过来你怎么办?」   「有你呢。」菠菜光着身子坐到吕桐对面,「你要拦就拦着,你不拦我就让他干我,当享受了。」   「真骚!」吕桐摇着头,「你想我给你找个什么样的男人?」「又老又丑!」菠菜开始吃东西,「你不是喜欢那个调调吗?要不然就找个屌丝,给他一个逆袭白富美的机会,随便你。」「就是说你已经同意了?」吕桐又问了一句。   菠菜没说话,吕桐笑了笑:「其实你也想吧?」菠菜撅了撅嘴,还是没说话,吕桐皱了皱眉:「想骂我有病是不是?我承认我确实心理有问题,要不然不会想着看别人干自己的老婆,不过你也好不到哪儿去,否则也写不出那么变态的文章,咱俩半斤八两……」「写文章怎么了?想想也不行?」菠菜嘟囔着。   「对了……」吕桐似乎想起了什么,「你打算怎么安排接下来的情节?你的女主人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知道,没想好呢。」菠菜晃着脑袋,「从头被男人干到尾是肯定的了,至于过程……写着看吧。」   「阴暗的女人。」吕桐继续吃披萨,「其实那些都是你的真实想法,你也很想经历女主人公那些遭遇是不是?」   菠菜点头,摇头:「我不想被逼迫。」   「可结果是一样的。」吕桐走近菠菜的身边,将正吃着东西的菠菜掀翻在地上,菠菜的屁股马上撅得老高,肥厚的耻丘正对着吕桐的肉棒,吕桐掐着菠菜的屁股将阴茎插进菠菜阴道的时候,菠菜正把最后一块披萨放进嘴里,男人的肉棒顶在花心上,菠菜先是呻吟了一声,接着就嗤嗤笑了起来。   她确实很想知道同时被两个男人干是什么感觉,当然这只是源于与生俱来的那种好奇感。   「我昨晚做了个梦。」沈晴一边喂着吕桐喝粥一边小声低语着,「我梦见我们都只是一个叫做菠菜的女人所写的文章里的人,如果是这样该有多好……」给吕桐擦了擦沿着嘴角流下来的粥,沈晴继续自言自语道:「如果我的梦是真的,你的病也许会在哪天突然好起来,我也就不用再……」说到这里幽幽叹了口气。   一个上午沈晴都陪在吕桐的身边对他说着他根本不可能听明白的话,直到吃过午饭,沈晴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换衣服,与张凯的约会她不能不去,尽管她不知道将要面对怎样的屈辱。   张凯指定的地方是一个宾馆,沈晴敲门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手仿佛重逾千斤,张凯的脑袋很快从拉开的房门里伸出来,见是沈晴居然还说了一句:「老师好!」沈晴走进房间,张凯关好门就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身子,沈晴挣扎了两下却被张凯一把推向床边,跌坐在床上,沈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张凯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扒她的衣服。   沈晴没有再反抗,有了之前的经历她的反抗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任由着张凯脱掉自己的裙子、上衣、丝袜、胸罩和内裤,赤身裸体坐在床上的时候,沈晴捂住了乳房和自己的私处。   「还害臊?」张凯淫邪地笑了起来,解开自己的皮带,很快便赤条条地站到沈晴的面前,扶着自己的阴茎对沈晴道:「沈老师看看我的鸡巴有没有我堂叔的大?」   沈晴没出声,将脸转向一边。   「我就喜欢老师这个样子,比咱班那些女生还可爱。」张凯把阴茎凑到沈晴面前在沈晴的左脸颊上拍了拍,忽然扭头向着卫生间的方向喊了一声,「你们出来吧!」   听他这么喊,沈晴的脑袋仿佛一下子被炸开,她睁着惊恐的眼睛看到两个和张凯年龄相仿的男孩从卫生间里快步走了出来。   这两个男孩一个顶着一头黄毛,另一个理着短发的手臂上刺着歪歪斜斜的一个骷髅,看到这两个人沈晴像触电一样缩到床头,拉过被子遮住自己赤裸的身躯。   无数个念头从沈晴的脑子里闪过,跑?对面有三个男孩,呼救?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沈晴用所有的力气压制着内心的恐惧,可是她却不能不去想接下来的事情,如果只被张凯一个人奸淫也许还能够忍受,可是如果被奸的话……沈晴已经不想再想下去。   「别害怕……」张凯坐到沈晴面前,「我可舍不得让别人碰你,他们是我找来给咱们拍照留念的。」   沈晴依然没有说话,她也说不出来话。   「老师配合一点儿怎么都好,要不然我可让他们帮忙了。」张凯劝说着沈晴,「把被子掀开,又不是没看过,用不着遮遮掩掩的。」说着一把扯上被子。   被子还盖在沈晴身上,她的双手死死抓着被角。   「乖……」张凯摸了摸沈晴裸露的肩膀,「我可不想让他们帮忙。」这句话马上起了作用,张凯再次拉扯被子的时候,被子很轻易地从沈晴身上落了下来。   沈晴还是蜷缩在墙边,对面的黄毛已经从桌上拿起一架相机对张凯叫道:   「你他妈快点儿。」   「我在培养情调。」张凯骂了一声,「急你妈啊,让你看老子干女人已经便宜你了,少他妈出声。」   「操你妈的!」黄毛对骂着张凯,拿着相机对沈晴咔嚓咔嚓拍了两下,「都不露点,你抓紧点儿!」   「太害羞了。」张凯撇了撇嘴,对短发说道,「过来帮我一下。」听了张凯的话,沈晴的身子缩得更紧,那个短发的男生笑了一声走到床前,两只手分别拽住沈晴的两个手腕,将沈晴的双臂向头上拉去。   「呀!」沈晴尖叫了一声,声音出口,张凯忽然飞快地把沈晴刚脱下来的内裤塞进了沈晴的嘴里,沈晴的声音马上变成了沉闷的「呜呜」声。   「这个姿势不错!」张凯捏着沈晴的下巴对着黄毛,「赶紧拍!」黄毛很听话地按动着快门,沈晴用力扭着头,脸被张凯捏的发痛,张凯用另一只手抵在沈晴的裸背上,把沈晴的上身使劲往前推,弓起来的女人裸体上两个丰满圆润的乳房显得更加硕大,随着沈晴的扭动来回摇晃。   见沈晴不配合自己的安排还在费力蹬踹着双腿,张凯对短发使了个眼色,短发抬腿踩住沈晴的一个脚踝,钻心的疼痛立时从脚上穿来,沈晴的眼泪马上流了出来,只听张凯在耳边说道:「别乱动,弄伤了你我该心疼了。」畜牲!沈晴在心里呼喊着,可是脚踝实在太疼,她只好放弃了挣扎,见沈晴温顺了一些,短发抬起脚,沈晴被踩过的地方已经发红,张凯伸出舌头在沈晴的乳房上舔了舔,他舔下去的时候黄毛手中的相机不住地拍着这淫靡的画面。   乳头被张凯含在嘴里,沈晴的眼光开始涣散,时至此刻她已经完全失去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尊严,身子不再扭动,看到她放弃抵抗,张凯示意短发放开沈晴的双手,把沈晴拉到自己身前分开沈晴的双腿,将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对着黄毛:   「这里来几张。」   就像一个布娃娃,沈晴的身子让张凯随意摆弄着,张凯看了看拿着相机的黄毛,伸手用两根手指分开沈晴的阴唇,把粉嫩的阴道口露出来叫道:「来,继续。」拍完沈晴的阴部,张凯又把沈晴的身子翻过来跪在床上,扒开沈晴的屁股,让黄毛对着沈晴的肛门拍了两张,这才移动到沈晴身后,把早已怒涨的肉棒对准沈晴的下体,对黄毛再次说道:「老子要干了,你拍好点儿!」张凯的阴茎闯进自己身体的时候,沈晴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撒了下来,虽然这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可是被自己的学生奸淫这种事还是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耻,何况还是在其他男人的面前。龟头刮蹭在阴道壁上,沈晴尽力放松着自己的身体,不想让自己被侮辱的身体给张凯带来任何快感。   可是一种麻酥的感觉却很快从阴道尽头的花心里涌上来,这令沈晴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明明是在被人注视的情形下被奸,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居然也会有些许快感,这让沈晴感到更加的难过。   张凯的阴茎在沈晴阴道里来回抽插,一边的短发看得有些难耐,伸出手握住沈晴的乳房拿捏起来,张凯一边撞击着沈晴雪白的屁股一边笑着对短发说:「只能摸啊,你给我轻点儿。」   「你这女人的身子真他妈软!」短发笑了起来,「老子就没这种福气。」被两个男孩前后夹在中间,沈晴的身子随着张凯的抽送来回摆动,乳头被短发捏住的时候有些疼,可是塞着内裤的嘴说不出任何话语,只能「呜呜」地低鸣着。   张凯的耐力出乎意料的持久,沈晴身上满身汗水的时候这个男孩还在不停地冲击着她的身体,沈晴的上半身瘫倒在床上,瞪着眼睛忍受着这一切。   「换换!让我也摸摸。」黄毛喊着短发,把相机交给对方,「你拍一会儿……」   「好嘞!」短发接过相机的时候,张凯把沈晴的身子翻转过来,黄毛连忙来到沈晴身后,从后面倚住沈晴的裸背,顺势抓住那两个他垂涎已久的乳房。   面前的张凯用手将沈晴修长的两条玉腿拉扯向两边,再次把肉棒插进沈晴湿淋淋的密穴,上身被抬起一个角度的沈晴眼看着那根丑陋的东西撕开自己的阴唇又一次闯入了自己已经被蹂躏了很久的身体。   不知道张凯在自己的身上抽插了多长时间,沈晴的意识早已随着肉体的折磨变得渐渐模糊,只有阴道里往返的肉棒提醒着她此刻的境遇,呼吸声渐渐沉重,迷离中的沈晴却分明感到有种特别的快感从下体流向头顶,夹着张凯肉棒的阴道也开始一阵阵地痉挛,这种感觉与自己跟老公做爱时高潮的感觉竟然惊人的相似。   再一波快感袭来的时候沈晴的脑子忽地一空,身子快速颤动起来,晕厥来临的那一刻,沈晴的身体一下子变得瘫软,一股热流从下体喷出,瞬间湿透了一大片床单。   「你的女人尿了。」黄毛还在握着沈晴的乳房,对张凯嘿嘿笑了起来。   「不错吧?」张凯快速把阴茎在已经毫无知觉的沈晴身体里抽动了两下,然后猛地挺直身体,将喷涌而出的精液全部射进沈晴的子宫里。   离开沈晴的身体,张凯起身从短发手里拿过相机,对着沈晴满是淫水和尿液的下体又拍了几张,这才对黄毛和短发说道:「你们看爽了吧?走吧!」「操!」黄毛把沈晴的身子扔到床上,「下次让我们也玩玩,这也太馋人了。」「等我玩够的吧。」张凯催促着自己的伙伴,等黄毛和短发离开之后才又走到床前,看着沈晴皱了皱眉,把阴茎对准沈晴仍未闭合的阴道口撒了长长的一泡尿。   沈晴醒过来的时候张凯已经离开,茫然穿好衣服回到家,抱着木头一样的吕桐哭了一阵子,这才到浴室去清洗自己的身体。   赤裸着身子站在镜子前,沈晴呆呆望着镜中的自己,被张凯侵犯过的地方有些红肿,乳房上也布满了黄毛和短发的手指印记,沈晴用双臂撑在洗面池边,低头沉默了很久。   抬起眼睛,失神的目光再一次从身体上扫过,沈晴对着镜子喃喃地低语着:   「这都是假的……对不对……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你安排的对不对?为什么要这么安排……为什么?菠菜……」